字号:

天刀同人短篇小说情牵旧世缘

时间:2017-10-12 22:16 作者:逍遥客栈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天刀同人短篇小说情牵旧世缘

  宛然一笑如旧梦惊醒,当年你的模样仍在心头。

  [东越渔村 谢家]

  “菀儿,你看,煦哥哥给你带了什么回来?”少年从大门走了进来,手在身后背着大声喊着那少女。

  “啊!是绸伞诶!”少女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看到了绸伞的边角。

  “喜欢么?”少年把伞递给了她,宠溺的站在她身边。

  “喜欢!煦哥哥真好!”少女的小手拉着少年的衣角。

  “爹爹说一个月以后要再出海一次,这次走的远,菀儿有什么想要煦哥哥给你带回来的么?”少年低头看着矮了自己一头的少女。

  “菀儿想想,唔…菀儿想看看东海岛民手工做的花环,比起中原所制会不会更别致呢?”少女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

  “好~如果煦哥哥能遇到,一定会给菀儿带回来一个花环。”少年看着身边的菀儿,抬头看了看天,和菀儿一起笑了起来。

  [泉州港] 一个月后

  “张老爷,您的商船可准备好了?好了咱可就出港了。”码头的船夫对着张老爷说着。

  “马上了,这最后一批货上船我们就可以发船了。”张老爷看看了日头算着出海的时间。

  “爹,后面工人说货已经放好了,只等我们的人上船就可以放帆出港了。”张煦从从远处仓库走了出来。

  “好,你去准备准备,咱们马上就出港!”张老爷悠闲地走上了船。

  当船出港的时候,张煦站在船头看到了远处的谢菀儿在港口与他告别,她就那么一直看着他,直到海面上只剩下了一个黑点,菀儿才回了家。

  约么一个星期过去了,宁海镇的县衙都在海边站了一条线,说是对岸贼寇猖狂,许是妄想过岸抢占村民财产。村民们被勒令禁止出海,海外不明船只也被禁止在泉州港停靠。

  这不许出海便是断了村民们的生活来源,可是为了自己的性命也只能从着。一开始村民们还怀疑是县衙说瞎话,后来李家二壮出海连个信都没有,说是被贼寇捉走了,村民们才消停了下来。

  “爹爹,你说这贼寇不会真的打到我们这来吧?”菀儿的爹也因为禁海令在家中无聊,便陪着菀儿在院中洗衣服。

  “不知道啊,小菀儿,如果贼寇真的打过来,要记住,咱们家的床下有一道暗门,你从那下去,就可以走到宁海镇。如果真的有危险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他语重心长的对菀儿说着。

  “爹爹,到时候菀儿一定要带着你和娘亲一起逃出去!”菀儿洗着衣服的手突然抬了起来,手中的泡沫被甩到了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落在了她爹爹的脸上。

  院中充斥着父女玩乐的笑声。

  一周后

  “快!快跑啊,贼寇来了!”菀儿在家里听到了外面大娘的叫喊声,远处传来了轰的一阵炮火声。地都在摇晃,菀儿站不住脚,她被娘亲拉着躲到了地道里,顺着地道向前跑着。

  她们到了宁海镇,却无依无靠,只能流落街头,后来天香支援的少女们来了,菀儿的娘亲把菀儿托付给了天香的师姐们,便顺着地道返回了渔村去寻菀儿她爹,同行的还有三四位天香的师姐。

  菀儿被天香的师姐们带回了天香谷,后来菀儿的爹娘也被救了回来,在宁海镇安了家。

  约是两个月以后张家的商船回了泉州港,张家虽是行商赚了个盆满钵满但一回到这渔村,全都愣了下来,一片萧瑟,空无一人的沙滩上残留着炮火留下的痕迹。张煦去问谢家一家的下落却不得而知。便与父亲一同搬去了杭州住。

  菀儿在天香谷学习着谷中的医术,与师姐们一同行走在江湖上行医救人。

  张煦便在杭州与父亲一同继续经商,在三十岁那年娶了妻,他不愿,他爹知道他心里有一个姑娘,却没有办法,那娶来的妻子只知道她家夫君偏爱一个花环,即便是凋了每夜睡前也要把弄在掌中。

  日子过的很快,菀儿和张煦虽然都年近半百却看不出。菀儿因修炼天香武学仍保持着当年那少女的模样。而张煦却因为多年出海经商与海盗周旋,身上有了许多病症,虽单个无大碍却积少成多,身子不再是像当年那般健壮。

  [杭州 张家]

  “老爷,你这病治了多年都未有起色,这杭州的、开封的甚至是海外的神医我们都看过了,不如我们去东越天香谷求医吧。”张夫人看着身边不断咳着的老爷说着。

  “好吧,那就备好车马,我们明日启程。”张煦对着下人说着。

  约是半个月张煦便坐着马车与他的夫人到了天香谷,在谷外求见了许久才得到天香谷的回应,许他们二人入谷,住进了听花小筑。

  “师姐,你来看看这位病者,他这脉象我有些摸不懂。”小师妹对着菀儿说道。

  “好,等我一下。”菀儿匆匆跑了过来看了一下病者,然后又在纸上刷刷刷的写下病方。“你去后院照着我写的这方子抓药过来。”

  “好,师姐。”小师妹跑去了后院。

  菀儿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回谷去找唐青铃取一把新伞,正巧碰到了几近昏厥的张煦被他夫人掺着去找医者。

  “这先生怎么病的这般厉害,你快把他放下来,我把一下脉。”菀儿看到这先生病的这般重便对张夫人说着。

  “啊,好,姑娘可要拜托你了,给我们家老爷看看吧。本来在杭州没这么重,这一路舟车劳顿可能累坏了身子,这病越加的重了。”张夫人说着掩面哭了起来。

  菀儿把着脉只觉得这是多年攒下的病根却没有探查出来医治的办法。虽然看着他很面熟可是听说是杭州来的便没有多想。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没准张家早就没落了。

  张夫人见菀儿好似没有办法,便放声的哭了出来。

  张煦浑浑噩噩的醒了睡睡了醒持续了两三日,当菀儿带着师姐来给他看病的时候,他看见菀儿的侧脸便激动的大叫,可是旁人听不清他在叫些什么,然后便又昏死过去。

  张夫人坐在张煦床边,握着他的手喃喃着“老爷啊,当年我嫁给你的时候,你们家是杭州的大户人家,听说出海赚了很多钱,才搬来了杭州,后来,我嫁了过来你每日都对着一个花环暗自神伤,现在你老了,在你身边的也只有我了。”

  菀儿在旁边听愣了,手中的伞落在了地上,怔怔的看着张煦。呆呆的问着张夫人“夫人,你家老爷,姓甚名谁啊。”

  张夫人被问懵了,只回了一句“张煦…”

  菀儿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后来张煦还是没有救了回来,张夫人把张煦的遗骨葬在了张家祖坟。

  [张家祖坟] 一年后

  这天下着细细绵绵的雨,一位少女撑着伞走进了祖坟,她静静看着坟前快被雨浇灭的未烧尽的纸钱。

  她走了以后,那座坟前多了一把伞,为那纸钱挡着雨。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天涯明月刀】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