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短篇小说 望断天涯望不见你微笑容颜

时间:2017-07-02 13:04 作者:冷月照英雄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都说天涯不远,江湖不散,可谁都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只是,没人肯说出口,后会,便是无期。

既入江湖,生死为疆。

这是一段故事,发生在江湖,却不止于江湖。故事里有酒,酒是苦的,苦到忘记了一切伤痛,苦到忘记了自己。最终,讲故事的人,他醉了,听故事的人,都走了。

饮下这杯酒,故事的开端是这样的。

《天涯明月刀》本是古龙小说中风格最独特的一部,半意识流的手法让古龙写得痛苦,也让读者看得痛苦。我却说,这部小说虽短,却足以惊艳世人。后来被腾讯买了IP,请来了奚仲文、吴里璐、袁和平和陈可辛指导,做成了一款网游——《天涯明月刀online》

初闻天刀,是在13年的10月份,那时,代号“九月鹰飞”的二测刚过,网游界骤起狂澜。几近零差评的口碑将一部名不见经传的普通MMORPG(第三人称角色扮演类)网游捧上神坛。14年4月,我开始关注,并加入了一个名为“冷月山庄”的公会。之后为获得为数不多的激活码以取得有限的内测资格,我开始在各个游戏贴吧、论坛发文,浅析游戏性、前瞻游戏向、梳理游戏线、臆测下测的时间……也许我的写作水平就是在那时候锻炼的吧,尽管并没有什么提高。

幸运的是,我成功拿到了激活码,并且不止一个。不幸的是,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它其实在那时可以卖出很好的价钱,而是把它们分别送给了三分钟热度之后就a了游戏的路人甲乙丙。尽管我现在也已经离开了那个世界,尽管我也只是一个路人,但我不会忘记,甚至每一个NPC,无论我是否能叫得出他们的名字,只要我们曾经遇见过。

2014年7月1日。这绝对是个振奋人心的日子。久居多玩新游期待榜榜首的《天涯明月刀ol》第三次内部测试,代号“剑试蔷薇”终于震撼来袭,至此之后,我便踏入了那个江湖,从此,一人一马,仗剑天涯。

在那个江湖,我经历了许多事,遇见了许多人,走过了许多路,邂逅了无数个黄昏,偶尔抬头看看银河流转的星空,以为自己真的成长了许多,其实,却时常忘记,这一切,终究只是幻象。

我是个孤儿,身世成谜,父母不知去处,生来便被八荒之一的太白掌门风无痕抚养长大,十七年来,天天看着太白之巅的飘飘雪花,看着婉儿师姐练剑,看着公孙师兄一遍又一遍地纠正师姐的错误,半步不曾离开秦川。我本以为我的一生也便如此惶惶而终罢了,直到某日,九华孟府发来急函求援,师尊命我以救人为名下山历练,由此,命运的轨迹突变,一场缠绵几代人的阴谋席卷江湖,而我,则成了一切变故的导练。

奉命下山,初试江湖,我知道,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许多师兄弟们终其一生也不能离开太白半步。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我,也不知道,这样的难得对我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我只是想,这样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再回太白,也许从此以后,我再也看不到婉儿师姐白雪下舞剑的款款身姿了。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在太白山上,我时常眺望远方,幻想着江湖是什么样子。它应该很美,没有师兄的看管,没有师姐的叮咛,没有掌门的训责,我可以在江湖自由驰骋,无拘无束。但当我真的身在江湖的时候,却意识到,一切,早已身不由己。

从我下山的那一刻开始,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安排好了。

我面对孟府灭门竟无能为力,只有呆呆地看着雨水渐渐冲刷掉墙壁的血迹;我几次三番从青龙会手中救下慕情,却仍旧没能看穿钟无忘的诡计;我为“仁义”二字救出天牢中的蛇王,甚至不惜与北宋朝廷为敌,却发现蛇王的恶毒人如其名;我以为燕南飞、明月心将是我今生最为重要的好友,最后才明白,从相遇的一开始便是骗局。

我费尽全力冲他嘶吼:“燕南飞,既然不是朋友,当初你又何必舍命救我。”

他背对着我,望向远处天涯,一言不发,我看到了他的剑,颤抖不停。

我知道,他同我一样,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所以,当他的面具被一刀划开的时候,当鲜血从他心口汩汩涌出的时候,没有人为他流泪。

不知何时,我厌倦了这个江湖,却发现无论如何冲撞,也终究逃离不了这个桎梏。为了摆脱生即棋子的命运,我开始像个孤魂野鬼,在人间四处游荡。

这期间,我看遍了九华佛像,走遍了杭州小巷,夜闯了开封皇宫,游览了江南水乡,闻遍了东越千花,虐遍了徐海贼寇,策马于燕云荒漠,凝望着襄州云海,闲卧于荆湖雨泽,淡看着巴蜀风光,惊叹于云滇火山,重回这秦川之巅,等待日出,一个人,在这太白雪山上。

我没想到自己终有一日还能重返师门,回来后故居一切如旧,却独独少了一个人,多了一座坟。公孙师兄时常去坟前看望,一个人,也不说话。

独孤师兄说,婉儿师姐是自杀的,只想唤醒入了魔道的哥哥。

“那他哥哥呢?”

“执迷不悟,被公孙剑杀了。”

江湖险恶,人心难测,身不由己,婉儿无辜。如果当初是她下山,那么今日她也不会死,可是又或许她今日根本就回不来了,谁知道呢。

我看透了一切的结局,却对眼下的所有,无能为力。

这十年之间,我结识了许多江湖客,煮酒、谈天、论道、比武。还恩索仇的刀不同,为爱舍身的侠盗慕容锦,来去如风的妙手空空儿,独守万马堂的萧四无,因爱生恨的马芳铃,等夫归来的采茶女,勘破红尘却勘不破“情”字的无名和尚,以及一众侠肝义胆的八荒弟子,当然还有幸遇见了傅红雪,叶开、阿飞等等早已隐匿的前辈们。

在那个江湖,九方门派各守一隅,传功论教合称八荒。在那个江湖,青龙会公子羽独霸天下,江湖四盟联手抵抗。于是,与四盟盟主酣战拼酒,剑挑血衣,共屠青龙,一战成名。

四盟主外表风光无限,号令群雄,却也终是摆脱不了江湖人的命运,同我一样,半身凄凉。

帝王州孤星照命的叶知秋,不弃孤鸾,只为铭记亡妻尤奴儿;万里杀朝生暮死的离玉堂,为护燕云边境,明里暗里,不择手段,但身边的韩莹莹却一直陪伴不离;水龙吟潇洒不羁唐青枫,闲管武林,游山玩水,只心向竹,铸神谷的齐落竹为他打造了一柄红叶折扇;寒江城三绝仙子曲无忆,则成了我毕生难忘的那个她。

寒江城代盟主曲无忆,多年后被无聊的江湖人暗中腹诽为“三绝仙子”。

三绝之指:绝不会笑。绝不能惹。绝不认输。

曲无忆将如此腹诽的无聊人士一掌摔了个狗啃泥,然后欺近他面前,冷冰冰地问:“你说我绝不会笑?”

笑道人趴在地上狼狈不堪地回答:“反正我没见过。”

“我笑给你看。”

曲无忆对着他笑了笑。

笑道人睁大眼睛,看了半日。

曲无忆问:“如何?”

笑道人咧开大嘴:“你瞅瞅,你瞅瞅。我这个才是笑啊,你那个不算的。”

曲无忆又是一掌,将他直接扫落寒江城门口的长阶,口中只说了一个字,“滚”。

笑道人有一本秘笈。

秘笈叫做《无忆真言》,乃是他每日跟在曲无忆的身边,足足一月,仔细记下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所汇编而成的。

一个月,曲无忆所说过的话,共三十三页。

其中三十页,都是在处理寒江城盟会事宜。

另外三页当中,有一页,用极其清隽的笔迹,写了“我笑给你看”五个字,以朱砂圈出。再下面,则是那个如实记录的“滚”字。

但另外两页,笑道人却将其用胶密密粘了起来。

他记得,那天从昼到夜,曲无忆的话突破往常地多。

“——她叫情儿。”曲无忆指给他看那座开满杜鹃的坟头。

“她是你的姊妹?”

曲无忆摇摇头,又点点头,然后说,“你若认识她便好了。她的笑容很美”。

笑道人摇摇头,也点点头,“你喜欢的人,不管笑容美不美,都一定是个好姑娘”。

“我不能保护她。”曲无忆抬起头,看着天空。

她很少做这个动作。

一个学武的人,若是抬起头看着天空,便意味着失去了对环境的注意和对敌人的防备。

笑道人怕踏前一步会惊扰到她,又怕后退一步会令她觉得孤立无援,小心翼翼地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说:“——那你保护我吧。”

曲无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是她第一次在慕情的坟前露出笑容。

情儿,你看到我笑,会开心么?——曲无忆的心中在问。

坟头上有一只很好看的蝴蝶,从杜鹃花上懒洋洋地起来,飞舞了一圈,然后停到了曲无忆的鼻子上。

一点点酥痒的感觉。

阳光照下来。

片刻,恍如永恒。

很多很多很多年后。

笑道人有个活泼开朗的徒孙,问师祖说,我们真武不是有一句话叫“非真武不足当之”么,我们不如改名叫武当吧。

笑道人咧着嘴笑,笑得眉毛胡子都白了,说,现今的江湖是你们年轻人的了。你们想怎样便怎样好了。

小徒孙又问,要追求无止境的真武之道,却会为凡尘所扰。这世间红颜,扰扰攘攘,怎么办才好?是不是干脆出家,一了百了,比较清净?

笑道人说,你想听故事么?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故事里的江湖,远没有今日的江湖这么平静安宁。那个时候有青龙会,有四盟,有杀戮,有征战,有血腥。

那个时候的笑道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真武最有天分的弟子。他幼年被道观的道士拣到,从小就出了家,无欲无求,无霜无尘,心如明镜一般,只有武道,再无其他。

但笑道人的师父却不这么想。

他说,徒儿啊,这世间有三重境界。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是你。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是江湖人。而真要追逐至高无上的武道,需要的是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的境界。

于是笑道人就被师父派下了山。

他杀过人。

也爱过人。

回来真武的那一日,他心如死灰。

因他实在不明白,他所放弃的,与他所选择的,究竟什么才是“真武”。

他只记得曲无忆对他说,“你的武道。我的江湖。回去吧。”

那一天他变得比曲无忆更沉默。

他只是背上他的桃木剑,挂上他的八卦镜,拿好他的九星盘,默默地,默默地,继续跟在曲无忆的身后。

跟了一日一夜。

跟得越来越远。

最后,寒江城远得隐入了雾中。

“师祖,那个姑娘,她好看么?”

“好看,她笑起来特别好看。”

“那她怪你么?”

“她说过会保护我。所以我没死,她就不会怪我。”

“那,你想她吗?”

“想。”

“想她的时候要怎么办才好?”

笑道人从窗子外面看下去。

茫茫茫茫都是云雾。

云雾的下面,是江湖。

“——想的时候就看两眼呗。”

看看那个,有着曲无忆的江湖。

初入江湖时,我以为能成为秦川太白之巅的独孤若虚,或是公孙剑,没想到最后归来却成了襄州真武的笑道人,只是因为在天涯之外,我遇见了你。

她跟无忆很像,从容貌到气质,无一不透露着三分神韵。只是性格不同。每次遇到她,我都像笑道人遇到曲无忆一样,忘记了离渊,忘记了和光同尘,忘记了一切所学到的东西,忘记了整个世界,包括自己,除了她。每次见她,七分欣喜又夹杂有三分怯懦,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同样的人设真的会产生极为相似的化学反应。如果笑道人与曲无忆无论几次轮回都会有这样的开始和经历,那么我也仍是希望,这一次,结局会有所不同。

也许,你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也许一切只是虚幻。但是“万物皆虚,万事皆允”,在这个江湖,我认识了你,这就够了。

我知道,NPC终究只是NPC,他们没有思维,只是按照自己既定的动作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无视晨暮风雨,无视往来人群。或许,我们跟这些NPC一样,都是被上帝安排好了一切行程的非自由人,从出生到死亡。包括我们的相识,包括我们的大脑思维,包括我们所学的所有知识,当然也包括这个自以为是我们自己所创造的江湖。

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他呢,感谢上帝,让你我相遇?又或者憎恨他,恨他在彼此之间分割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我不知道。

我策马狂飙,奔到天涯的尽处,伸出手,望了望自己再也丢不掉的冷剑,时间的眼泪凝结成一颗颗闪烁的流星从天际划过,远去,再也追寻不到,我朝天呐喊,声音低得连我自己都听不到,默默回首,未见一人。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一直以来,我把网游玩成了单机,屏蔽了所有人,只剩下我和NPC。偶尔,我也会组支野队打打副本,偶尔,我也会拉拉镖、做个缉拿,挖个莲花宝藏,或是赛个马。但更多的时候,我存在的始终是一个人的江湖,一个人逛图,一个人爬塔,一个人钓鱼,一个人暗杀,一个人寻宝,一个人,望断天涯。

后来,新游的热度渐渐消退,许多人粉转黑,许多老人弃坑脱坑、选择离开,又有许多新人进来,一看究竟。人来人往,依旧如此,但是早已不复往日的辉煌,只是它还并没有死,它依旧在那里,等着。

其实我们都知道,它的确有很大的不足,的确没有传闻中那样神奇,但是它创造了一个世界,演绎了一段故事,成就了许多许多的人,在它身旁,埋葬着许多人的时间、心血和情感,余下的,还有情怀。所以,我不喜欢拿它去和其他网游比较,不光是各有所长的客观问题,不光是它才两岁还很年轻请给它时间的主观说辞,更重要的是,别的世界里,没有令我难忘的他们,没有笑道人,没有无忆,没有我。

我们始终不肯原谅欺骗自己的人,却无时无刻不在欺骗着其他人。游戏,就像一场战争。战争没有胜利者,只有失败者,你最终战胜了噩梦级对手,以为没有人能骗得了你,可曾经有个兄弟,骗你说一起玩到关服,最后,却把你独自一人,留在那里。

迷茫,失望。好友栏里的名字渐渐成了灰色,尽管我们从未见过,但我明白,我不可能永远留在这个幻境里,终有一天,我也会离开,默默地,无人知晓。

终于,在16年8月底,我a了游戏,删了角色,卸载了客户端,故作潇洒地离开了那个江湖。

再后来,我偶尔也会重回来看看,每当心情不爽时,找个新区,建个新号,重新来过,看着那个世界的光景,乘着肆意的快哉风,心情大悦。

小号毕竟是小号,面对野外红名的屡次截杀,也只能逃跑,或者是躲在附近马棚里避祸。当我意识到自己弱不禁风,再也无法像曾经那样无所畏惧时,一刹那恍惚,突然明白了江湖为什么没完没了地纷争:生存,要靠自己,要想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里生存,就得要让自己变得更强,要强,就要不择手段。

我不屑,仍是一个人,一匹马,一步一步地,念着你,寻着天涯。

也许,我在天涯,你在江湖;也许,我在江湖,你在我的梦里。

都说天涯不远,江湖不散,可谁都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只是,没人肯说出口,后会,便是无期。

转身之后,希望你笑容依旧,我会在另一个江湖,讲给你下一段故事,等我。

一屏之隔,两方世界,万事珍重,遥祝平安。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天涯明月刀】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