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天刀背饰衍生悲情向短篇小说《桃夭》

时间:2017-06-16 18:14 作者:逍遥客栈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若论桃花盛放之处,没有哪个地方比得过东越。

若论桃花盛放之处,没有哪个地方比得过东越。

无论是桃源胜境,还是天香谷一侧的万蝶坪,但凡当春时节,皆遍处可见一树树红粉嫣绯之色。

生活在这里的,不是原生村落,便是富贾之家。居灵秀之地,赏一方美景,生活殷实而又平静,东越的人家,大抵如此。

春光尽日,晴空如洗,他遣了身边跟着的下人,独自沿小路信步而行,权当做踏青。

走着走着,再回头时,来路已不大分明。他倒也不慌忙,既然一时间回不去,倒不如再多游玩片刻。

脚下渐渐由天然石阶渡到青翠草地,再不知何时,路已然由翩翩落花铺成,他抬眼望去,心下诧然。

东越桃花虽多,可如此繁密茂盛地长在一处,还真是前所未有。

阳光散射着自花枝间穿梭而来,照亮空中因风动而飞舞着的花瓣,刹那间,已是芳华满地。

他被这番美景吸引,脚步已然停滞,再细细看去——白碧桃、五色碧桃、垂枝碧桃、绛桃、紫叶桃、绿花桃·····所有他能叫得出名儿的花种,在这里竟全部可被找到。

究竟是何人在这处秘境种植了如此之多的桃花?他心下讶异十分。

在东越生长最多的桃花,无非便是红碧桃与绛桃这两种,若然有人要种植这般巨量且种类齐全的桃花,人力财力,无一不可缺。

他本家的宅院在东湖,自祖上便全族做铁观音等茶叶生意,与花果无干。南面万蝶坪的沈家倒是经营鲜花果物之类,只是也全无费这般心思的必要,况且此处人烟罕至,看树龄也有百年以上,比起人为,更像是自然生长。

他想不出缘由,只得继续在桃花中向前行进着,直到看见前方那片小湖,湖边一棵独自盛放的“千瓣桃红”,树下一身着浅粉罗裙的女子亭亭伫立。

(图1)

那女子所着衣物样式不同寻常,素雅端丽,其美更胜富家小姐的精制华裳。不过更引人注目的,还要属她背上的那枝桃花——粉白的朵,嫩绿的叶,莫说是刚摘下的花儿,便是树上正长着的也不及其鲜妍饱满。花枝下方还以黄色丝带垂悬缠绕,并挂着一方护心镜,这刚柔相映的组合看起来,虽也极美,却尤为奇特。

女子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他,面上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诧异,接着便只是点点头,继续看向湖面。

那张面庞,清灵秀丽,恰似桃花。

他按捺不住那份好奇,走上前问起来:“姑娘可是常来此处?既如此,可知此处为何有如此奇景?”

女子开口淡淡答道:“我因喜爱桃花,故而常来此处,亦不觉得这里算得什么奇景,不过造化灵秀罢了。”

他尴尬地点点头,半晌又道:“姑娘所背饰物,很是特别。”话刚说出口,又怕自己惹人生厌,不由地暗地掐了自己一把。

女子却好似并不在意,只见她将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缓缓道来:“很多很多年以前,江湖曾有一位离姓大侠,他与一姓韩的巾帼英雄定下亲事。一次二人合力灭敌之间产生误会,他为博未婚妻一笑,赠与桃花求和,韩家姑娘见之一笑嫣然,二人和好如初。这桃花上所系,便是离姓大侠的发带与护心镜,人事俱消散于岁月烟尘之中,但此情此意,却永不会变。”

他痴痴听着,后来二人又交谈许多,直至夕阳将落他才离开,说也奇怪,回去的路,突然间便清晰明朗起来。

再后来,他每日得空便来,总能在湖边桃树下遇见那位女子,二人越发熟识,及至互通名姓,互生爱慕。

他终于准备向她提亲,但在提亲前,又想为她准备一份大礼。

于是,深夜之中,湖边桃树被数十人深挖出根须,连夜运送移植到东湖边最美的风景处。

“这样她嫁过来之后,不用跑那么远也可欢喜了吧。”他如是想到。

第二日,他不曾见到她。

第三日,他不曾见到她。

接下来的数日,他也没有见过她。他出动大量人力物力在整个东越寻遍,也不曾再找到那个桃花一般的女子。

东湖边的桃树,却是枯萎凋零的迅速,以一种不可挽回的速度。

他站在树下,怅然间,听见远处有渔女在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他突然想到她的名字叫做“初桃”,突然想到那一身不同寻常的衣衫,突然想到那似乎怎么也不会枯萎的桃花枝。

他抬头向上望去,枯萎的花枝间,缠绕着黄色的发带。

一切明了。

一口血涌上喉间,悲喜之下,急火攻心,他终是倒在地上。

眼中最后所见,是一树枯萎的桃花。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天涯明月刀】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