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全网首发天香门派主题曲琴谱

时间:2018-11-27 22:01 作者:逍遥客栈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轻理罗裙,曼舞霓裳。我沉醉在舞中,不知神威盛岚师姐已然打定主意,这次的江湖试炼,要邀我一起。

  瞬语浅梦 话隐深眠

  ——天香门派主题曲《舜华曲》同人

  春语

  犹记那年,天香谷仿佛只有春季。花海的芳菲,桃源的静谧,都映在七色海的水面。随着点点涟漪,晕成好看的模样。

  我是那个拖油瓶一般的小师妹。

  那时,我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承载着怎样的期待——白梦浅。对,白。白鹭洲的白,白云轩的白。有的师姐告诉我,我是白鹭洲师姐小憩时捡回来的,所以跟师姐的姓,取清梦浅倚之意。也有师姐告诉我,我小时候很爱干净,只肯吃白色的食物,睡觉又轻又浅,因此没少给师姐们添麻烦。我也会懵懂地问,鹭师姐,我从哪里来呢?鹭师姐看着我,又仿佛透过我在看别人,或笑或叹道,余音绕梁、天涯未央。梦浅,音情泠霜你学会了吗?我只得摆琴、调弦,磕磕绊绊地练习。鹭师姐从不催我,只是一点一点校对我的指法。好似,在慢慢回忆着什么——后来我才明白,后来……

  夏梦

  师姐妹们休憩的山庄,是谷中最热的地方了。丰沛的日光晒着师姐们纺的纱、染的布。琴声中总杂加着蝉鸣,师姐们的舞姿总让我忘记琴声。我偷偷跟在师姐们身边,蹩脚地学着她们的步伐,想象自己像她们一样翩然若鸿。

  一天,念欢师姐憋不住了,告诉我,若喜欢,她可以教我。看着她眼中的笑意,我窘红了耳根,喃喃道,我,我只是看师姐们很美。我……啜嗫间,好像听到她说,真像呵……抬起头,映入眼帘的仍旧是念欢师姐温柔而充满耐心的笑容。

  大抵,和师姐们一起舞在暖阳下的树荫中,是仲夏最美的梦。就在梦中,我一点点长大。

  秋呓

  “看,那是燕云的莽汉和军娘,他们打起架来窜来窜去,猴一样。”

  “窜?能窜得过秦川的师兄们吗?听说那里四季飞雪,他们真耐寒!”

  “行了!我瞒着鹭师姐偷偷领你们出来看花会的!叽叽喳喳再大点声,鹭师姐找过来,我看看你们谁会音情泠霜了!”我打断身后一群小尾巴的聒噪。对,我不再是小师妹,我也明白了“白梦浅”这个名字的含义。我自以为成熟,自以为能够担起重任,其实,只是领着一群小师妹把天香谷闹得鸡飞狗跳。

  “你们藏好,到我去献艺了!”

  轻理罗裙,曼舞霓裳。我沉醉在舞中,不知神威盛岚师姐已然打定主意,这次的江湖试炼,要邀我一起。

  “我?”岚师姐和谷主奶奶提及时,我惊诧不已,可是,我还没有练好音情泠霜呵!

  “没关系,咱们还要去徐海陪阿暖妹妹拎几只鹰,然后去秦川和师兄们汇合——公孙师兄和独孤师兄都在万雪窟等着咱们。”岚师姐舞着长枪,英姿飒爽。

  总感觉自己被半蒙半抢地弄出了天香谷。临走时,白鹭洲师姐欲言又止。

  我觉得,她怕我涉世未深,落得云仙子一般下场。但,领走我的是师姐呀!

  事实证明——师姐并不靠谱:先是感觉枪上的红缨褪色了,拉着我窜回燕云吃了些许沙子;又是听说唐门新研制出了会跳舞的小傀儡,拽着我去巴蜀掏了点鹰蛋烤来吃(肯定是不务正业的借口)。和阿暖碰面后,两个人的不靠谱程度又升了一级——出!海!去!看!水!下!宫!殿!

  那段日子,时间过得飞快。两位师姐用她们的洒脱告诉我,原来,世界上不只有琴棋书画医伞花。只是,每当我焚香净身,想练习音情泠霜的时候,总会被岚师姐打断。她说,琴有什么好练的,姐武枪挽弓保护你!

  终于,一天,阿暖师姐说,徐海的枫叶快红了,咱们去完成试炼任务吧,然后我带你们去看红枫。

  万雪窟门口,独孤、公孙两位师兄正在烤狗肉。一边呲牙咧嘴地撕皮一边吐槽对方的手艺,还不忘再抹点调料。岚师姐一个天龙扑月就窜了出去,撕下块滋滋冒油的肉丢进嘴里。

  呸呸,你们两个什么口味,又咸又辛!岚师姐满脸嫌弃地啐个不停。

  “怎么,味不对吗?那先不吃了,说说试炼吧。”两位师兄倒是好脾气,毫不动怒。

  “暖师妹,放出你的鹰吧,琴魔和百晓生在这万雪窟经营已久,只有你才能堪破弱点。琴破魔,棋对弈,医解毒,伞遮雪。这位……噢,白师妹可还行?”

  我正要回答,不料被岚师姐抢了话头:“你们怎么不问问我?”

  “哎,说好了燕云派个沙包来,怎么来了个美娇娘呢,岚师妹,你不就是来抗揍的吗?”

  “不,我是来保护梦浅师妹的,你们两个汉子懂什么?”

  江湖中都传,万雪窟是个魔窟。但我们的攻势摧枯拉朽。终于,到了琴魔面前。

  “看来,今天,大音希声可以换三根琴弦了。回来吧。”琴魔话音刚落,两位师兄默不作声,走到了琴魔身后。

  岚师姐哑然,我无措。阿暖师姐一声冷笑,接着道:“你们其实尝不出狗肉的味道吧,我的鹰们不是没看出问题,而是被你们误导进陷阱了吧。药人?名不虚传。”

  “知道他们是药人,还敢来?”琴魔的神色无喜无悲。

  我只恨和岚师妹贪恋江湖美景,误了时间。

  “太白剑派若知道事情已成如今这样,怕是会来踏平你这魔窟吧?”阿暖师姐拔刀向天。

  “踏平?大音希声、知己寡闻。一己贪念、误人性命,你悔否?愧否?”琴魔的无喜无悲看起来那么刺目。

  “咄!看枪!”岚师姐冲了出去。

  枪迎敌,琴破魔,医解毒,刀问天。

  枪已折,弦已断,刀已碎。

  大抵,这次的试炼彻底失败了吧。我最后的记忆,定格在岚师姐脸上——她抱着我,满面血和泪。她用尽最后的力气负着我窜入空中。她说,梦浅,我好悔呵!我悔不该为了和你多度过一些时光而刻意拖延,我本可以先领你来万雪窟的,这样,二位师兄或许不会变成药人。但是,梦浅,我不悔在天香谷中的初见,我不悔一同泛舟东海、不悔共赏明月如霜。梦浅,我怕是只能护你到这里了。我的话,你听过,就忘了吧,忘了吧……忘了我吧……

  冬默

  若那时我再坚强一些,若我已练好音情泠霜——阿暖师姐的鹰逃脱了一只,她的师门长辈不久后便已赶到。本以为只是一场简单的试炼,本以为我们闯到一半独孤、公孙二位师兄便会领我们归来。

  没有那么多如果。

  再也没有岚师姐了。

  我不知道,临别的话我听进去多少、接受了多少。我只是,突然明白音情泠霜应当如何弹奏了。

  谷主奶奶看着心痛不已的鹭师姐,讲给我,鹭师姐少时游历天涯,是一对璧人的小跟屁虫。音情泠霜是那位女侠教给她的。

  我问,那,那对璧人呢?

  “你鹭师姐欠他们一条命。众人宁愿相信他们已归去来兮。你鹭师姐,大抵是喜欢那位少侠或者那位女侠的吧。孩子,你懂音情泠霜吗?”

  我会,但是我不懂。

  “这是首能够与大音希声抗衡的琴曲。那位女侠很幸福,她只是知道音情泠霜。你鹭师姐明白音情泠霜,她想你用这首琴曲去战斗。”

  我?

  “对,你。你鹭师姐,欠他们一条命。你是他们杳无音讯后,由孤鸿送来的。一同来的还有四个字——致白鹭洲。是女侠的字迹。你跟你鹭师姐姓白,就像她跟她云师姐姓白一样。那对璧人,宛若她的一场浅梦。”

  谷主奶奶,我想岚师姐了。

  “我知道。所以,你鹭师姐才会那么心痛。她心疼你呵……”

  在谷主奶奶疼惜的目光中,我默然。

  谷中的戏蝶,丰沛的阳光,也无法带我回来。我好似停在了飘雪的秦川,停在了被血和泪染得看不出模样的怀抱里。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天涯明月刀】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