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天刀娱乐盘点 假如八荒患了“花吐症”

时间:2017-03-11 12:32 作者:逍遥客栈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花吐症: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花吐症: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天香:她把自己紧锁在屋内,有些畏惧阳光,有些畏惧载着阳光与朝露的花飘进屋内——天香谷的花是很多的。无论是什么花,她总是有些畏惧,尤其是此刻落满房间房间的诡异花朵。她每言语一句,嘴角便飘下花瓣,像心口的鲜血所凝结,红得耀眼,红得让人畏惧。她知道自己喜欢他,可没想到喜欢得这么深。你说,她能放弃容颜不老,他为什么不愿娶她?

太白:他陪她闯荡了三载江湖,没换过一把剑,没弃过她一天。他一直坚定的相信她和剑一样,不会离开他。他陪她看尽了襄州的云、杭州的湖、燕云的沙,可从未一起去看过秦川的雪,究竟是下雪太冷还是不耐他描绘提议了太多次?如今他肆意地在空旷的雪地喊她的名字,嘴角落下的花殷红似血,开在雪地里极其妖媚惑人。他不怕被看见,因为雪那么大。从此,他不再踏出秦川一步,他一个人去沉剑池看雪,只有深埋在雪地下的花海知道。

真武:道长!道长!山下的小姑娘遥远就喊着蹦上来。他仍是背身远眺霞光,状若未闻。小姑娘照常被拦在门口,守门弟子好言劝她离开。道长!道长!你好歹看看这花啊!他诧异的转过身,姑娘正捧着一篮绯红似血的花,言语间更多的从嘴角溢下。他蓦地鼻尖一酸,半晌苦笑劝她离去,话未说完,同样诡异的花从他嘴边飘下。他不忍看姑娘惊诧又绝望的神情。他也患有花吐症,但不是因她。哪里是清心寡欲,只是早已为谁动了尘心。

神威:她鲜少会像这样小心翼翼捧着花,而这花还是她心口开出、言语间嘴角溢下的。她觉得自己可能有些思念成疾,但只要不影响她指挥作战便好,命令也就几个字。虽然他不愿也做不得那离玉堂,可她就是想要做个韩莹莹,谁说杀敌报国是男儿志,她偏生就是要巾

帼不让须眉!束紧铠甲,擦亮长枪,她和千千万万的士兵一样,同踏万里黄沙。没有人注意到混乱战场中那几朵掉落的如血啼成的花。

五毒:她站在大殿外神色复杂,倚着门埋首深思。犹豫良久才抬起头,眸中浮上的是清明和冷静。她低声说了句话,伸手接过嘴角飘下的花。不疾不徐的步进大殿,不再迟疑与迷茫。将花置在刻着繁复诡异图案的案上,对着祖辈的塑像跪下,叩首许久。她做不了那哭哭啼啼的弱女子,也有不起吴乡侬语的温顺,可她也并非是个只知杀戮、冷心冷情的杀手。身旁的师兄将手搁在她头上,把她扶起来,会有一个人比他更值得你爱。

神刀:看到鹰无精打采的模样,他就有些烦躁,她许久没来了。等得心恼,他抬臂唤了鹰,泄愤般加重力度把它头上本就稀少的毛揉得更加凌乱。鹰不满的叫了几声,他翻了个白眼,丑鹰,还不是嘴馋想吃肉。他不知道她在哪儿、出了什么事,只知道她每次前来,给鹰带的肉是临镇屠夫家买的。他带着鹰到屠夫家打听,在镇口蹲了四天,给鹰买了六次肉。她没来,倒是鹰吃得更馋了。他低声暗骂一句傻逼,站起身活动僵硬的关节,未曾注意到原地语罢掉落的花,和自己如潮水般的思念。我和我的傻鹰,都在等你。

唐门:他犹豫半晌,方才试探性的伸手戳了戳面前娃娃的脸。不会笑了,没意思。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笑了。喂。他盯着娃娃自言自语,他其实想问一句:你可不可以再笑一次,就一次。但刚开口吐出第一个字,那花就掉了出来,跌落在紫袍上生生惊碎了梦。他盯着那朵花,沉默许久叹了口气,顺手拾过花别在娃娃发间。如同旧时,抚上她略带僵硬而未变的容颜,在其眉心落下一吻。她死后,他把她做成了娃娃。从那以后,他不再使用傀儡,因为舍不得。他犹豫半晌,试探的伸手戳了戳面前娃娃的脸。喂。

丐帮:没有什么能证明他曾爱过她,没有。就像他什么都给不了她。她要走了,他把准备了许久的房契交到她手里,说,我给不起你一个家,只能尽我所能让你不受寒受冻。他只给得起一个醉意江湖,可她不要。此后他愈发的寡言,甚至不愿说话。因为他怕吐花,一吐花他就会发现自己在想她。他是怕了,所以他数日数月不说话。他在夜间攀上高山,倚着枯木,醉饮满城灯火。醉酒醒来,他从未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话,只看到半座高山落满了殷红的花。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天涯明月刀】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