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手绘神威天香配文——"徒待明月,谁伴婵娟"

时间:2014-06-09 00:45 作者:玖颂山庄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手绘神威天香配文——"徒待明月,谁伴婵娟"

    

文案:芳菲盖做三重席,应是年少相思积。相思积,此心犹在,那人堪惜?----尹大人


            南宋  318年   除夕

    汉中城外草庐中,张灯结彩,只有简单的摆设和一对佳人而已,女子正在擦拭着手中的长枪-----龙炎,丝毫不受近期九州战事剑拔弩张的影响。

   “千寒,委屈你了,”说话的正是今日的新郎,左相府门客张子霖,此时正看着新婚妻子,面带愧色。女子闻言摇摇头,莞尔一笑,烛火下,女子明眸皓齿,面若芙蓉,颊边淡淡的胭脂衬得越发娇美。

    是了,这就是今日的主角张子霖和冷千寒。张子霖原是前朝神威军一名武将,前朝覆灭后,神威军名存实亡,张子霖带着神威残余势力隐居,因缘际会下识得隐世的天香谷弟子冷千寒,两人日久生情,原本决定终日闲云野鹤,任世间谁主沉浮,奈何皇帝以左相相威胁希望他坐镇雁门关,退关外戎狄。无奈,在征得冷千寒首肯后,将率军前去雁门关,今日,正是两人的大婚之日。

   “千寒,我虽不齿与皇帝为伍,他毁我前朝,灭我神威军,但我身为神威军将领也不能看着这中原落入戎狄之手,此战过后,若............我随你天涯海角。”张子霖执起爱妻的手,握在胸口。冷千寒温柔的看着他,满足的靠在对方胸膛,抬眸望了一眼心爱的男子,缓缓闭上了眼,不论你身在何处,从此我便是你的妻了。 张子霖适时吹熄了烛火,此后,一室春色。

    翌日 汉中城 点将台

    张子霖点齐40万人马,准备开赴战场,临行,冷千寒端上一杯清酒,“子霖,倾此杯,我等你凯旋。”一饮而尽,张子霖最后深凝一眼,将手中一串铃铛戴在爱妻发间,跨上战马,“出发。”目送张子霖远去的背影,冷千寒握紧手中玉笛。一曲高歌送军行。

    张子霖:那串铃铛乃我今生最贵重之物,若.....................   

雁门关上,张子霖迎风而立,放眼眺望,关外戎狄常居草原,兵强马壮,骁勇善战。一片火海映红了黑夜,马啸声、凄厉的喊杀声,遍地狼烟,尸首堆叠。不知多久,杀伐声渐渐停息,直至一片寂静。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饶是半生戎马也不禁红了眼眶,“将军,我宋军势弱,惨退敌军。”,张子霖眉头紧皱,僵直了身子,双拳紧握不松。

    深夜营中 点兵

    张子霖: 将士们,我神威儿郎素有燕云军魂之称,身后便是家乡,此战我们不可退,纵然流尽最后一滴血,纵然化为大漠的尸骨,我们也要拼死守卫他。此战,赢了,便可回家乡。  说完低首看着手中的一封家书........................ 刻骨相思,更向何人说?


    一去一月有余,边关战事随时报告城内的将军夫人,闻近日捷报,千寒但笑不语,她能做的,只有每日用那他送给她的古琴弹奏那曲霓裳,却又少了些什么。

一年过,入夜,冷千寒正坐凉亭,今日前方传来消息,关外大雪纷飞,不善雪战的神威军节节败退,加上积雪行路艰难,士气一落千丈,将军又经历了几场恶战,受了重伤。

    冷千寒:我天香悬壶济世,到头来,却帮不了自己的夫君...................


几多春去秋来,五年不曾归, 十年不复还 。直至第十五个年头,“夫人,关外大捷,将军斩敌军首领首级,重创敌军,戎狄签下投降书,三日后,将军将率部凯旋。”小厮兴奋的一路冲进前厅。“知道了。”冷千寒面不改色,指尖被缝衣针刺破的血滴染上白色的男袍。十五年,当年二八年华,而今三十有一,冷千寒褪去了少女的青涩,更显成熟,清冷。望着院中的老槐树,树下,一并掩埋了她的心。

    回程之日,张子霖心情异常,十五年,如今已去十五年,千寒,你可曾怪我?近城门,远远的看见城门内,一女子风姿绰约,衣着朴素,撑着一柄油纸伞,却不知何时青丝已换双鬓。“千寒”心头默念,张子霖策马飞奔,在大军接近之时,冷千寒的目光就锁定在了一人身上,他战甲在身,胯下白色战马不知何时以瘸了一只脚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待他奔来,当年风度翩翩的英俊男儿,如今白霜染鬓,仓促打理的青须也未净清理,战甲内里,原本白色长袍领口已泛黄。十五年了,他们都变了,唯一不变的是他们的心。

    张子霖勒马,停在城门下,仰头望着冷千寒,目光炙热,城门内,冷千寒同样注视着他,他身后,三十万大军整齐的排列,在场没有人说话,眉宇之间尽显激动与紧张之情。张子霖下马,冷千寒嘴角微动,却发觉的声音已不复当年清脆,难以再高歌一曲迎君还。冷千寒至张子霖面前,已有些许细纹的手掌抚上脸颊,“子霖,你回来了。”微红眼眶的冷千寒靠上久违的胸膛,汲取熟悉的气息,久久不愿松手。“我们回家。”身后的将士,兴奋的雀跃,将劫后余生的心情传递给城中的所有人以及他们的父母及亲人。

    将军府,槐树下,冷千寒挖出那年埋下的酒,斟满递于张子霖,“子霖可安好?”张子霖一口饮尽,自怀中掏出白玉瓶,当年满满的灵露不复存在,“谢谢你,千寒,那日遭遇埋伏,若不是这瓶灵药,或许...........。”今后,我所有的年月都付予你,至死不离。”张子霖抱紧伊人,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我们回南越,泛舟游湖,再不理世事纷争,可好。”“恩。”张子霖许下了诺言,用剩下的半辈子陪伴那个等了他十五年的女子---冷千寒。

    张子霖:忆昔午桥桥上饮,倾此杯,不负卿。

    冷千寒:十五余年如一梦,长安路,醉共君。


   

    张子霖(冷千寒):  醉一场..................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天涯明月刀】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