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天刀襄州山下同人短篇小说之曾忆千年

时间:2020-02-19 14:41 作者:天刀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小道士…小道士!你跑什么呀,我又不会吃了你啊。” “姑…姑娘,求你别追着我了,你我妖人两殊途,我本除妖,妖本吃人。你总不能因为我打不过你就这样戏弄我吧!” “你们山上的人都这样奇怪嘛,哎我说,你别跑啦,你再跑我就吃了你哦。” “谁会信妖的话啊,不跑才是奇怪啊。” …… 十年前的

“小道士…小道士!你跑什么呀,我又不会吃了你啊。”

“姑…姑娘,求你别追着我了,你我妖人两殊途,我本除妖,妖本吃人。你总不能因为我打不过你就这样戏弄我吧!”

“你们山上的人都这样奇怪嘛,哎我说,你别跑啦,你再跑我就吃了你哦。”

“谁会信妖的话啊,不跑才是奇怪啊。”

……

十年前的襄州山下总是可以见到一只灵动的小狐妖追着一个小道士跑着,说来也奇怪,世传妖吃人,人除妖,可谓水火不相容。可这狐妖在道士小时候没吃了他,道士学艺有成后也没除了这只妖。山上的道长们好似对此事毫不知情,又或许是默许这只心性纯良的小狐妖“胡作非为”。

襄州某座山顶

“小道士,你说妖都会作恶么?”小狐狸歪过脑袋看着道士的侧脸问道。

“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不会。”道士看着脚下的云海和远处的斜阳淡淡回答道。

“那,如果妖没害人,人还会除妖么?”小狐狸顺着他的目光向远处望去,看着远处的云海又问道。

“不知道,但我不会。”道士还是那样静静地立着,立在斜阳的余晖下淡淡的回答着。

“那,如果我害了人,你会除掉我么?”小狐狸的声音渐渐低沉了下来,坐在山顶把下巴倚在膝盖上,眼光垂了下来,原本竖着的机灵耳朵也耷拉了下来。

“日落了,我该回山上了,不然师兄会担心,你也快回你的洞里去吧。”道士转过身背身站在小狐狸的身边,走到下山的小路时轻轻的说:“我不会,也不会让别人…”

小狐狸的耳朵又竖了起来,低蹙的眉眼又舒展了开来,嘴角只留下了和道士一样的淡淡的微笑。

小狐狸和道士的生活这就样简单的过去了二十三年。

这年道士40岁,那年轻俊美的样貌已然变成了成熟稳重的样子,而小狐狸还是像他们初遇那年襄州山下的她一样,保持着青春的样貌。

真武山上的道长竞选如期而至,道士是这一批竞选人之中的佼佼者,他成为了同辈甚至是长一辈竞选的最大堵路石。

在竞选前几日道士要留在山上,于是和小狐狸在二十多年前的那座山上临别时说:“保护好自己。”

竞选前两日道士在房中修炼时感到一阵阴风,一支箭矢带着一张字条直直的插入了他床边的木梁上。打开那张字条上面写着“保妖则退选,否之妖人共灭。”

第二日的竞选道士果然没有去,长他一辈的道士中了选,他只和小狐狸在山上淡淡的望着云海。

小狐狸不明白为什么这天的小道士这么沉默,可能这就是人类口中的老成吧。她也学着他的样子,背过手去看着远方的天。

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很久。那位长一辈的老道在学习了道长的新功法以后便带着众多弟子趁着小道士离开,把小狐狸在山上把山底的洞口围了起来。

“咱们这山下真住着狐妖?会不会是位绝世美女啊。”山下的一位弟子和身边的友人嘀咕着。

“到底是不是真的一会就知道了,看看再说吧。”

正当众人觉得此事虚假准备回山的时候,洞里一阵虚影掠过,众人定睛一瞧看到一对雪白的狐狸耳朵。

“做好准备!阵法!”那老道嘴角一斜。

小狐狸只看到洞口火光闪动,揉着惺忪睡眼走出了洞口。

“阵法!成!起!”那老道看到小狐狸落入阵法之中便启动了阵法,将小狐狸困在其中。又下令让众弟子对小狐狸施放术法,小狐狸在阵法之中动弹不得,多年未使用的妖术也生疏不已,被阵法虚化以后根本对于阵法之外的人就是小猫搔痒。

小道士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小狐狸已经被带回了山上即将被用驱魔圣器处死,他知道那东西刺入心口,纵使小狐狸有七尾也无济于事。他赶到的时候小狐狸雪白的小耳朵已经沾满了凝住的血,伤势过重的她也无力反抗甚至是站起身。

他定定的望着那老道,看着他嘴角轻蔑的笑。

“小道士,如果妖没作恶,人还会除妖么?”

小狐狸的话和笑声响在他耳边,他画地为阵将大部分的弟子困在其中,在与老道苦战之时被驱魔圣器刺穿了胸膛,那老道转过身拿着沾满了小道士血的圣器走向小狐狸,小狐狸睁开眼看到地上残喘的小道士和面前沾满血的剑,她心生妖魔,掩盖了她本纯良的天性。本清纯可人的面眸也变得妖媚勾人,一双红瞳此刻变得妖艳嗜杀绽放熠熠紫光,一对白兔般的耳朵也变得血红可怖,仿若妖王降世。

“不…不要害人。”小道士残喘着说了这句话,但此刻心魔颠覆的小狐狸早已什么都不在乎。

“我活了两千年,与他相识这三十三年是这累世修行中最快活的时光,让我唯一觉得我活着不止是活着的时光。”

小狐狸眼中的紫光越来越深重。

“我们做了什么事,让你非要除掉我们不可?”

那道长颤抖着后退,看着小狐狸步步紧逼。

“今日,便用你的血,为他献祭。用你的灵魂,为他送行!”小狐狸爆冲着奔向那道长,尖锐的刺爪穿过了那道长的胸膛。“我本不想害人,可是你们为什么要逼我。”

“我只想陪他度过他这短暂的一生,今生我们妖道无缘,来世再去与他做一对普通夫妇。”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杀他。”

小狐狸跪坐在地上,只怔怔的哭着。

[秦川] 一年后

秦川的雪愈加的大沉,风中有一白衣女子,顶着风雪牵着一匹灵鹿向着涯顶走去。

风吹起了她的面纱露出了那清澈依旧的眸子,与当年不仿的红唇显得她的面色苍白的很,当年襄州大战那驱魔圣器刺进了她的身体,虽然只是些许但对她的道行还是颇有损失。

“小道士,你看,这秦川的山和襄州的有什么分别。”她手中攥着当年小道士送给她的手帕。“我感觉,没什么区别,只是晴川依旧人不在。”

“你说你最喜欢看山,看山下的世界,这一年我走遍了天涯,都找不到当年与你的那种感觉,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想每天看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逍遥客栈官方网站:http://wuxia.qq.com/kz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天涯明月刀】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