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天刀神威堡短篇小说 《沙若春风》上篇

时间:2017-06-17 12:35 作者:逍遥客栈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神威堡的校场上一干年轻的神威子弟操枪演练着,这是他们的日常,整齐划一的动作,阵阵枪风,冷冽而肃杀,其间夹杂的沙子为此平添了些许朦胧。

2.jpg

“嘿!”

“哈!”

“呼!”

神威堡的校场上一干年轻的神威子弟操枪演练着,这是他们的日常,整齐划一的动作,阵阵枪风,冷冽而肃杀,其间夹杂的沙子为此平添了些许朦胧。

“好了,都停下来,我有些事情要宣布。”神威掌门韩学信大步走上校场,站在众人面前,将长枪往地上一敲,众人应声停下了操练,纷纷看向韩学信。

“我给你们请了新的教书先生,下午就来,这次你们可都给我安分的,好好听课!”韩学信说完,扫视了人群一遍,似是威胁,然而一干神威弟子不以为意,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个教书先生了,他们也总是不服气这些只会掉书袋的先生。

韩学信也没有多留,稍稍看了他们操练便走了。韩学信前脚刚走,校场就多了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哎,你说这次教书先生能教多久?”

“不知道啊,反正武功肯定一般。”

“这倒是,说到武功,每次来的先生也算是强壮了。”

“不然哪里挨的住着燕云黄沙。”

“可惜每次来的先生都呆不久,稍微能抗住这燕云的,文学就……。”

“文武双全的先生太难找了……”

一个上午,倒也是风平浪静的过去了,到了中午依旧有人在讨论教书先生,讨论他究竟能坚持教书几天。其实神威子弟一周只要上两三次文学课,一次一个下午,教书先生倒也轻松,但是之前的教书先生最久的不过坚持半年……

下午,校场上,神威弟子整齐排列着,虽然他们也很疑惑为什么这一次教书先生会选择在校场上跟他们见面。很快,他们便看到一个背着很宽很长剑匣穿着黑色袍子的道长向他们走来。

“在下柳青竹,担任你们的教书先生。”柳青竹站在银光闪闪的铠甲前倒没有半分怯弱,也没有被这黄沙衬的格格不入。

“那你为什么让我们在校场集合?不应该去学堂吗?”站在排头的韩步步说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当然是请教各位了,毕竟在下当神威的教书先生,不服众又怎行?江湖上,还有什么比实力更能让人信服呢?”柳青竹说的轻描淡写,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他会失败,“在下素闻神威子弟中有一位英才,不知道是哪位?”

一众神威子弟面面相觑,韩学信站在柳青竹一旁,神色无常,没有阻止这一切。

“在下韩步步,特来请先生指教。”韩步步踏步走向柳青竹,英气逼人,燕云的黄沙怎样也埋不了此时少女长枪的光芒。

“好,请。”柳青竹也不多废话,侧身一让,两人倒也没有轻视,互相摆好阵仗。

韩步步先发制人,却不料被柳青竹抓住破绽推了出去,韩步步眼疾身快,一个翻滚躲开了接下来的一剑,柳青竹不骄不躁,以慢打快,黑色的影子如影相随缠着韩步步,两人你来我往,一时间难分胜负,过了十几招后,柳青竹猛然发力,剑光剑影连续五下,韩步步被打的死死的,最后挑飞,空中追击一下,胜负已分。

柳青竹知其获胜,立刻收手,自然是不愿伤了韩步步,韩学信可在后面看着呢,把他的得意弟子伤了还不得和他过不去?他悠然说道:“还有哪位愿意一试?”风度翩翩,做足了一个先生的派头。

当下神威子弟最强的韩步步都输了,哪里还有人不知所谓去请教呢?当下一众弟子都对这个先生心服口服,以实力服人,这个先生做到了,不过他们也等着这个先生在文学上的造诣。

“柳先生,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韩步步明白自己输了以后也没气馁,对先生一抱拳,迅速归队,神威子弟的素质倒也不凡。

“好,今天就到这里,明天下午,各位学堂见了。”柳青竹当下也不拖沓,转头看韩学信,韩学信点了点头,柳青竹会意,同韩学信一起走出校场。

神威堡大厅

“青竹,这次西夏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青竹定不负厚望。”

“嗯,我神威子弟比你们真武子弟如何?”

“同出八荒,自然不相上下。”

“你可是把我的得意子弟给打赢了,这会倒是谦虚起来了?”

“在下虚长几岁,多了几年了历练,韩步步打败在下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哈哈哈……以后我可就把他们交给你了,上面的事情我也会尽力配合的。”

“共勉之,竭力而为之。”

柳青竹的到来是必然的,不过,在这茫茫沙漠,又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夜晚,柳青竹闲来无事,走出了神威堡,寻到一处好地方,躺在一方矮矮的石头上,看着被黄沙渲染的夜空,静谧的只能听到沙子与沙子相互摩擦的声音。

星星闪烁着,似珍珠般流光四溢,不同的是珍珠的光是死的,而星星是活的,闪烁,却又仿佛在跳跃、旋转,倏然,银光一闪,像极了,白天枪尖上的光芒,灵动。

突然,不远处穿来极轻的脚步声。

沙沙沙。

“谁?”

“我。”清朗的声音,让柳青竹微微一怔,这声音,分明是下午与他切磋的人,韩步步?是叫这个名字的吧?柳青竹暗想。

“先生何故在此地?”

“大漠夜景,值得一看。”

“先生第一次来大漠?”韩步步走至柳青竹身下的石头旁,她抬头看了看柳青竹,又转看星空。

“非也,以前倒也来过,与这夜景却总是无缘。”

“大漠的星空比中原如何?”

“自古大漠多战事,星空比中原也多了一分杀伐。”

此后两人良久无话,风沙渐渐的大了,韩步步率先开口道:“夜深了,我先告辞了。”

“一同走吧,在下也要回神威堡了。”柳青竹言罢,转身跳下石头。

“好。”

两人并肩回去,身影渐渐没在风沙里。

一夜过去,第二天又如往常一般,一众神威弟子在校场上温习枪法,带着一阵阵枪风。

到了下午,神威学堂坐满了人,等待他们新的教书先生,昨天柳青竹在校场上的表现无疑征服了他们,但他们也想知道柳青竹在文学上的修养比武学上的如何。柳青竹见人都来齐了,道:“今日我们学诗,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北风卷地白草折, 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 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 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 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 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 风掣红旗冻不翻。

轮台东门送君去, 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 雪上空留马行处。”

“本诗描述了西北边塞的壮丽景色……”

……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柳青竹合上书本,看着台下的学生,大多数的学生一脸茫然,雪景于他们来说实属少见,处于十七岁左右年纪的他们,未曾上过战场,知道战场的残酷,却无缘体会,更不能理解分别,但是诗中的豪迈之情却也引起了他们的共鸣。

韩步步呢喃着:“‘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是何等的景象啊?”

“今日就到这里了,下次我会找关于大漠的诗来让大家学习。”

一众神威弟子一听就乐了,这表示剩下的时间可以嬉戏玩耍了,毕竟少年心性哪有人愿意一个下午呆在学堂或者校场呢?

“先生,你看过雪景吗?”韩步步没有像众人一样一涌而出,而是走到了柳青竹面前。

“看过,天下雪景,莫属秦川。”

“哎,我见过最多的景便是这连绵不绝的黄沙了,最美的不过是饮马绿洲那一方小小的绿洲。”

“想出去走走吗?”

“想,”韩步步显得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出了心中的顾虑,“阿爹不会让我去的……阿爹总说外面太危险。”

“我同你阿爹说,带你去秦川一天如何?”

“啊?”

柳青竹觉得有些好笑,眼前的人跟自己还真有些像,自己当年何尝不是看惯了襄州云海,想要出去走走?呵,居然用上了当年,自己如今也不过23,一入江湖深似海啊。

“真的可以吗?”韩步步有些小兴奋,能出燕云,对于她而言弥足珍贵。

“有何不可?有我在自会保你周全,况且我找风无痕前辈也有些事情。”

“风无痕?太白掌门?”

“不错。”

“那我们何日启程?”

“这么心急?”

“当然,万一你反悔了怎么办?”

“在下看起来很像言而无信的人?”

“那这样说定了。”

“好。”

韩步步得到承若后,小跳着出了学堂,柳青竹也不多加理会,秦川是肯定要去的,不过也不急,燕云这还有些事情,

看着燕云的地图,柳青竹皱了皱眉头,其实也不能算地图了,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看不出来原先的面貌了,不过柳青竹皱眉是因为他现在虽然有了些头绪,却还是有点无从下手,叹了口气:“哎。”

他盯着地图的一个地方,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赶紧添了些字上去,暗想:光看地图想也没多少思路,来大漠不就是为了知道的更详细吗?却龟缩在神威堡,说出去免不得被笑话,这几天的晚上看来得忙碌万分了。

静谧的夜空再次笼罩了燕云,猎猎作响的风打破这静谧的氛围,平添了几分杀戮的气息,更多的是惶恐,会发生什么事情?或许只有高悬的明月知道吧。

看不真切!一抹黑影在风鸣绿洲的小镇上的房顶上跳跃,飞檐走壁,无人发现。或许不经意间被人发现过,只是那黑影实在太快,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又不见了。

那黑影正是柳青竹,穿着黑不溜秋的夜行衣,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夜的一部分。柳青竹像壁虎一样,趴在酒楼之上,微微掀开一块瓦,露出个小缝隙,赫然是一间包厢,坐着两个大汉。

柳青竹暗想:从策马破一路跟着这两西夏人到这里可真是不容易,千万别无功而返了。这么想着,柳青竹将耳朵贴近这小缝,可以听得更仔细些。

那两大汉也并没有穿着西夏军服,不过却愚蠢的忘记把武器摘下来,赫然是西夏制式的,再加上柳青竹在路上看见过这两人出手,无疑的西夏人!

“这次事情要是成功,荣华富贵定然少不了我们兄弟俩!”

“看他神威堡还怎么在燕云立足!”

“哈哈哈,来,干杯!”

……

“呃,差不多了,老兄我们走吧,我们还得把这些个东西送到瀚海……”

“闭嘴!你也不怕隔墙有耳!”

“怕什么?没人知道我们是谁。”

“那倒也是,赶紧走吧,省的等下监军又要把我俩骂了!”

柳青竹眉头紧皱,暗暗思索:瀚海戈壁吗?西夏的秘密军藏在那里?的确是藏人的好地方……发动袭击的话也会打的神威堡措不及防。

看见那两大汉准备起身走人,柳青竹也不多逗留,迅速离开了,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悄无声息的来,悄无声息的走。

回到神威堡,柳青竹松了一口气,今晚虽然劳累了些,不过情报却很有用,是时候去秦川了,这件事非风无痕不可,说起来,自己还答应过韩步步来着,如此倒也很快能兑现了。又在地图上写下了什么,妥善的放进细软里,西夏最重要的藏兵点也找到了,这地图可至关重要了,一切安排完,柳青竹躺在席子上沉沉的睡去,这几天可太忙了。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天涯明月刀】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