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天刀同人小说:结发为夫妻 恩爱两不疑

时间:2017-05-01 11:25 作者:唐瑾烟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文 章
摘 要
又是一口狗粮。

江湖上有一对侠侣,颇有名气,男方是蜀中大族唐门中人,姓唐名斐,字昱珩;女方则是远在漠北的燕云女将,姓韩名晓,字旭黎。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这样一位公子要跟一位女将在一起,而唐斐从头到尾对他们的疑问只说了一句话:“因为我就是喜欢她啊。”

两人恩爱如斯,已经订好了亲事的日子,在成亲之前,虽然有人打点事物,但是韩晓还是想自己亲手购置一些物品,所以唐斐自然是陪同了。

【开封·静心斋】

“小二,麻烦来两斤牛肉,一壶清酒,再来一点小菜。”唐斐一袭绣着金丝菊的紫衣,零散的发丝用了一根紫色绸带绑住,笑眯眯的坐着,对一旁的小二说道,眼睛却是看着韩晓。

“好咧,马上,客官稍等!”小二听闻,把手上的毛巾搭在了肩上,俯了俯身道。

随即小二就对着掌柜那边重复了一遍唐斐的话,韩晓一袭鹅黄色的衣裙,本来头上扎了一个高高的马尾,被唐斐拆了梳成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她单手撑着下巴,无聊的看着小二忙碌的样子。

“晓,小二有那么好看吗?”唐斐轻声道。

“唉……我无聊嘛!”韩晓没好气道。

唐斐蹙起了好看的眉,带了一丝不满道:“那你为何不看我,要看小二?”

“咳……这个……”韩晓被唐斐这问题弄得一时无言,脸上带着窘态。

唐斐见了不由得轻笑,道:“好了,你到底想买点什么?交给下人们做不就好了吗?”

“给下人来买就没意义了啊!”韩晓嘟了嘟嘴,皱着眉,似乎在想要买什么。

见状,唐斐微微摇了摇头,谁叫自己这么让着她呢。

不一会儿,小二端来了二斤牛肉,一壶清酒,还有几个小菜。

“客官,请慢用。”小二说完,又笑眯眯的俯了俯身继续忙活去了。

“吃饭了,别想了。”唐斐撩了撩衣袖,为她夹了一块牛肉放到她嘴边,左手在下方乘着,道。

韩晓犹豫了一会,还是张口吃了下去,唐斐满意的点点头,又给她夹了好些菜到她碗里,然后自己也吃了起来。

韩晓有意无意的吃着,根本没吃多少,一顿午饭就这样结束了。

到了街上的韩晓似出了笼子的鸟,到处转悠,唐斐则是一脸笑意的扇着扇子在后头跟着。

韩晓突然看到了什么,特别高兴,转身对身后的唐斐霸道道:“你不许跟着我!我要去自己买!现在不能让你知道我要买什么!”

“好好好,钱袋拿好了,那我也去去就回。”唐斐从怀里拿了一小袋钱给了韩晓,摇了摇扇子,跟韩晓暂时分道扬镳。

韩晓走进了一家杂货铺,琳琅满目的物品让她差点看花了眼。在店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她还是觉得这个东西好,付了钱小心翼翼的收在了怀里。

正准备去找唐斐的时候,就看到了他在门口跟着几位姑娘有说有笑的,韩晓不高兴了,走近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昱珩,又在到处勾搭女孩子了?”

“嗯?晓,什么叫又在?这两位姑娘是天香弟子,这位姑娘是神刀弟子,这位姑娘是真武弟子,恰逢路上碰见就稍微聊了聊,她们是到处游历碰到的,这次一起来开封玩,我也是聊了以后才知晓的。”唐斐把藏在袖子里拿着扇子的右手伸了出来,轻轻的在韩晓的脑袋上敲了敲,道。

韩晓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对她们打招呼道:“你们好!”

“你好。”四人纷纷点头表示友好。

“时候不早了,我们买完东西了,你们玩的开心,先行一步,后会有期。”唐斐朝着几位姑娘握拳行了个礼,随后牵着韩晓带着些许茧子的手离开了。

“他们就是那对侠侣啊,好生羡慕。”“昱珩公子果然风度翩翩,不愧是世家大族的弟子。”

“听闻神威韩旭黎是女的,没想到是真的!”“唉,人家叫什么你管那么多干嘛,唐昱珩这个人可不好惹,走了走了吃饭去。”说罢,几人也离开了。

“你的茧子怎的又加了?是不是又不听话了?回头我再给你讨些药膏回来。”唐斐心疼道。

韩晓却不以为然道:“怕什么?我从小就这么过来的。”

唐斐闻言,停下了脚步,一把握着韩晓的双肩,让她看着自己。

“正是因为你从小如此,所以你才不会爱惜自己,如若不是我,谁还会管你这些?”

“晓,不要觉得从小如此现在也要如此,你是不是还忘了一个我?”

韩晓顿时无语凝噎,泪珠哗哗的就从眼里落下,唐斐疼惜的用自己的袖子为她擦泪,道:“好了,不哭了,你可是神威弟子啊,不可轻易落泪,不过在我面前,这些都不管用就是了。”

韩晓心里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允许自己受一点伤,哪怕是手里因为练习枪法而生了茧子,他也为了自己讨来了上好的药膏,她其实都懂的,可是她自己却没有为他做过什么,这次成亲之前买了一件小礼物,也算是自己的一点心意,即使比不上他所做的。

忽的听到了一声响,是韩晓的肚子饿了,她有些不好意思,有点别扭的看着唐斐,唐斐笑着道:“我就知道你会饿,你中午都没有吃几口,走吧,带你吃小吃去。”

韩晓开心的笑了,迫不及待的说道:“走吧走吧走吧!”随后就拉着唐斐到处跑。

韩晓在前头各种摊子直接拿了吃,而唐斐认命的在后头付钱。

还好唐门家大业大,否则她这个意外很好吃的馋猫能把我吃穷……

很快就到了成亲之际,由于有下人打理,两人也算得上清闲,可是这天唐斐却出了门没有与韩晓在一起,不知做什么去了。

韩晓一个人无聊,出门上街逛了逛。也许是她今日有些倒霉,她不过是平常游荡,这几个混混就一口咬定是她撞了他们头头不道歉。

“喂!你个大男人这么矜贵的吗?哪只眼睛看见我撞你了啊?可别给我乱污蔑人!”韩晓恼怒道。

“哼!我两只眼都看到了,是你撞了我不道歉!你就不用狡辩了!”混混的头头冷哼道,一旁的几个跟班都在附和着。

“呸!手底下见真章!看谁撞了谁!”说完,韩晓瞅了一眼旁边,运气还是不错的,有个兵器铺,直接拿了一把枪,随手甩了几个枪花,对混混们做了个“来吧”的手势。

“好!既然你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了!”混混头头随手抽出了一把刀,领着跟班们就冲上去。

韩晓可是神威弟子,枪法自然是一般人不能媲美的。他们冲过来的时候,韩晓已经做好了备战姿势,一招伏龙枪就打散了他们,紧接着她一脚蹬地,升到了半空之中,朝着地面一枪重击,地上顿时碎石飞溅,一招断龙枪把他们打的重伤。

韩晓缓缓起身,双手抱枪道:“就你们几个还想讹我?武功都不到家,就敢在我头上动土了?”

回答她的只有痛苦的哀嚎声。

“不愧是韩旭黎,可是他们也算半个我的手下,他们的武功自然不能跟你比,这枪法不愧是是从神威堡出来的,佩服佩服!”一旁一直在观看的一个有些邋遢的男子鼓掌道。

“你又是谁?”韩晓觉得不太对,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把枪负手握着放在背后,双脚微张。

“就是个混混。”那人顿了顿又道,“他们被打了我起码也是要出手相救一下的,但是他们重伤了,那你起码也要受点伤才好回去。”

话音未落,男人用力一蹬,快速冲到了韩晓面前,一拳下去,韩晓来不及躲开,把枪往前一挡,硬吃了一招,后退了好几步,嘴角一道血迹。

唐斐本来想回家的,虽然不是什么爱管闲事的人,但是听到附近有些吵闹便过去看看,没想到一看就是看到韩晓被打了。

他很生气,非常生气,整个人笑着却感觉阴沉沉的。他捡了几个石子,隔着人群朝着男人就射了出去,男人准备继续的动作被这几个石子给打断了。

男人看着手上被石子连环攻击穿破的洞,道:“久闻大名,唐昱珩!”

“不了,我可不认识你,你伤我妻子一分,我还你千百倍!”话音刚落,唐斐开始动真格了,这下可不是石子这么简单了,换成了钢珠,钢珠的威力可要比石子强的多。

男人没有武器,男人的武器就是拳脚,肉身敌不过唐斐的钢珠,何况是带了内力的。唐斐手中扯了扯,男人不禁闷哼,手脚都在流血,原来是钢珠缠绕了无影丝,唐斐扯动的时候钢珠的小刺连带着无影丝的锋利将他的肉给割了。

“咳咳……”男人猛地吐了一口血,又道:“厉害厉害,江乾佩服,果然我还没练到家,后会有期!”

说完,他硬生生的扯出了身上带着无影丝的钢珠,满身血的离开了,背影有些落寞,但带着一份无以言喻的潇洒。

“晓!”韩晓气息有些不稳,唐斐连忙扶住了她,给她传了一点内力平稳气息。

唐斐丢了一锭银子在地上,把韩晓一把抱起,脚尖轻点,轻功跃起,快速的朝着家里去,留下一群为了那一锭银子争执的人。

【开封·尧山】

唐斐抱起韩晓的时候点了穴道,所以昏了过去,他轻手轻脚的把韩晓放在床上,去烧了水,给她擦了擦脸,然后去了厨房做了点药膳小食。端来了床头前,轻轻把韩晓抱入怀里,给她的穴道解开了。

韩晓嘤咛一声,缓缓睁开双眼,道:“这哪儿?”

“家里。”唐斐下巴抵着韩晓的头顶,声音带了丝颤抖。

“你怎么了?”“我怎么了?我这不是怕你吗?我怕你万一有个好歹,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他应该庆幸的是没有伤你太重!”

“我这不是没事了嘛……”“没事?他比你武功高,你硬吃了他一招你跟我说没事?你别说话了,先吃了再说!”

唐斐很生气,她还是这么不懂爱惜自己,她是不是没想过有人会心疼,会疼到裂开。

唐斐尽管生气,但是喂韩晓吃药膳时,还是温柔以待,给她吹凉了再吃。

“昱珩……”“好了,你也不用解释什么,我只是没想到他是江乾,这次也许是故意想试探我,你不是他的对手,你也不用自责你为什么打不过他。”

“嗯……”“你先休息吧,索性气息紊乱的不是很严重,吃了药膳应该会好些了,成亲之前你就别出去了,老实待着家里。”唐斐还是柔下了声道,摸了摸韩晓的脑袋就出去了。

唐斐试过找江乾,但是找不到江乾的踪迹,他隐于市,没法子,便暂时算了,还是忙着成亲要紧。

【成亲当日】

【巴蜀·御风堂】

整个唐门处于红灯结彩的模样,到处都是红红火火的颜色,御风堂内贴了一个大大的红双喜。

“时辰到!新人拜堂!”一旁主持的唐门弟子道。

唐斐今日与韩晓褪去了平时的衣服,穿上了红色的喜服,韩晓戴着华丽的凤冠,点上了胭脂水粉,今日的她格外的娇嫩。

两人慢慢的走前到王郅君以及门主、各房主还有自己的父母面前。

“一拜天地!”

慢慢转身,面对御风堂大门,跪在了红色的蒲团上,朝着天地一拜。

“二拜高堂!”

又转回了身,面对王郅君、门主唐太岳及各房的房主和自己的父母,又是一拜。

“夫妻对拜!”

唐斐跟韩晓两人相视一笑,眼里尽是柔情,缓缓的朝着对方一拜。

“礼成!”

“恭喜恭喜!”唐门的弟子们都纷纷祝贺道,连王郅君唐太岳这些人也不例外。

“唐昱珩!”“江乾!”唐斐看到御风堂外的那个人,道出了他的姓名。

“你来做甚?”“恭贺新婚。”今日的他也是似乎梳洗了一番才来的。

“顺便来为那日之事道歉的,何况你也伤的我好些日子,如今还在隐隐作痛。”

“若不是她没什么大碍,你那日就活不了了。”“自然。”“罢了,今日新婚,我可以与你一笔勾销,既然来了,喜酒也给我几分面子喝了吧。”

“江乾不请自来本就不该,多谢!”

【新婚夜·洞房内】

唐斐还没回来,韩晓早就受不了这凤冠了,因为真的太重了,就自己取了下来放到了桌上。

她小心翼翼的拿出了那日在杂货铺买的东西,给它串了一条线,轻轻的收了回去。

不一会儿,唐斐回来了,她闻到了一股香味。

“你带了什么?”“馋猫!吃吧,肯定饿了。”唐斐从怀里拿出了给她带的糕点,又为她斟了一杯茶。

吃着吃的差不多了,韩晓喝了一口茶道:“我那日买的东西,是想今日送你的。”

“是什么?”唐斐好奇的很。

韩晓把唐斐回来之前收起来的给再次拿了出来,那是一把小小的木枪,中间被韩晓打了一个小孔,串了一条线。

“我什么都不会,我只会练功,还有吃,还有打打杀杀,所以我那日见到杂货铺应该有东西能让我满意的。这个木枪被我打了小孔,我串了线,给你当做扇坠用了。”

唐斐有些惊讶,心满意足的接了过来,掏出了扇子给装了上去。

“我其实也有礼物送你,我知道你不喜欢带那些繁琐的东西,所以我特意去做了一个项链。”唐斐说完,撩开了韩晓的发丝,给她戴了上去。

这项链是一个小扇子,还刻了字,是一个“斐”字。

“时辰快过了,先把交杯酒喝了再说。”唐斐提醒道。

韩晓点点头,拿起酒杯与唐斐交杯,两人同时饮下。

“昱珩,我母亲给我取名晓字旭黎的意义你那么聪明肯定知道。”“我知道,是想你似光一样存在,不做苟且之人。”

“我除了打打杀杀的就都不会了,那时候一起闯荡江湖多半也是靠着你,可是我喜欢你,如今我也跟你成亲了,我的自尊心告诉我,我必须要变得跟你一样强,可是我好像办不到,因为一直都超越不了你。”

“傻瓜,你超越不了我,我就可以保护你,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我的保护,你不需要去会什么,我喜欢的就是一个爱吃的馋猫,一个只会武力的你,你若变了我要谁去?”唐斐一把抱住了韩晓,在她脸上轻轻的啄了一口,笑着道。

“可是我……”“不用可是了,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心安理得的接受我的保护就好了。”

“你总是那么好。”“我何时对你不好了?你可是我的妻子,如若对你不好,我这夫君也不用要了。”

“嗯!说的也是!”韩晓猛地点了点头,非常的赞同。

唐斐用手指弹了弹韩晓的脑袋瓜子,道:“小丫头片子,成亲了还这么嚣张,也就只有我敢要你了。”

唐斐抱起了韩晓,轻轻的放在床上,为她褪去衣裳,情色之意悄然而至,红色纱帘缓缓落下,一夜春宵甜蜜而过。

是谓:“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手机看攻略,电脑玩游戏两不误!
加点再也不需要切来切去啦~
下载17173APP
【天涯明月刀】最新消息第一时间推送给你